看这些短酷党在虎嗅场子上产生了哪些噼里啪啦的化学反应?

互联网 18kr 150℃ 0评论

虎嗅第一期上道沙龙,选址在望京Soho→→→→→→→三座主楼旁边的→→→→→→→→与之一条马路之隔的→→→→→→→→→→展(shòu)览(lóu)厅(chù) ! 

观众.jpg

2015年初,虎嗅酝酿了两档创业主题分享活动。“TOP DAY跟虎嗅上天台”侧重于项目展示和开脑洞,虎嗅请了A轮之前的创业公司做展示,台下坐着投资人和观众,大家互动交流,相互勾搭。话说第一期TOP DAY已在1月31日成功举办,现场那是人头攒动、掌声如雷。(什么?都是为了茶歇的时候吃鸭子来的?泥揍凯!)

与TOP DAY不同,“上道沙龙”主打同行业公司的垂直交流,负责任的嗅哥已将同行撕逼、火星四溅、嘉宾现场情绪失控等风险指数纳入安保范围,各位观众可放心入场。

本期的“上道沙龙”,嗅哥设定为轻松活泼的短视频专场。到场嘉宾为有妖气联合创始人董志凌(不董)、淮秀帮副帮主付博文、罗小黑工作室仇致远、飞碟说联合创始人&配音总监魏轩、果壳网主编&果壳TV监制徐来(拇姬)、搜狐视频版权中心经理王一和壹酷文化创始人马李灵珊。这几个人凑在一块,抱大腿的抱大腿、CP的CP、画面那个美~

我们来看看他们具体都说了点啥。本期沙龙分为两个环节,嘉宾演讲、圆桌论坛。在第一个环节,演讲的嘉宾是有妖气CEO不懂和淮秀帮副帮主付博文。下面我们节选了一些演讲的干货与大家分享~

第一部分 嘉宾演讲

有妖气不董:把资源发挥好,没有硬广也能获得好成绩

不懂.jpg

下图是我们拿百度指数做的一个《10万个冷笑话》产业历程的一个线。第一集是以一个爆发性的时候出来,然后跌入了一个低谷,因为当时第一集冷笑话做完之后,后面没有内容了。等我们做完第二集之后,它开始从低谷慢慢苏醒过来。后面也有几个高点是在今年1月1日我们电影播出的时候。这一条线里面会反映了很多的问题,比如说你的内容不是连续播出的,结果就是跌得很惨。如果你的内容持续时间很长,是回归理性回归自然。如果你能够做一些好的产品好的演绎,会形成更高的高点。

44F21F9D-7D72-4685-AC30-BA693C6594EE.png

这个项目在一开始受到了很多的质疑。首先就是说青少年动漫的瓶颈是在6000万,你们能不能突破?第二就是中国的动画片没有突破2亿的,如果这个行业的瓶颈那么明显,这个产业是不是有未来。第三就是做这种青少年动漫,成本会很高,如何盈利?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当时做了很多的事情。我们做了国内第一次的电影众筹,当时大概是137万元,也是中国第一个电影众筹成功的一个项目。

我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意义在于,我们向市场表达了一个信心,接下来的时代跟我们想象不一样。00后是什么样的一代人?他们怎么来认定一些片子,怎么来选择,其实已经不是我们这些80后和90后的老大爷、老奶奶能够理解的,所以我们会面临一个新的问题和挑战就是说,当年轻人汹涌而来的时候,我们是否依然能够理解他们。

我觉得10万个冷笑话只是在这个方面做出了一些小小的进步,但是我们离真正地理解他们还有很遥远的距离。所以接下来做的一些调研、报告、分析这一块我们还在做。我们是希望通过这些项目能够更加理解,接下去市场的一些变化,接下去一些年轻人的口味。

淮秀帮付博文:我们聚集在一块,主要是出于对现有娱乐产品不爽和不满

bangzhu.jpg

我们之所以能聚在一块,主要是对于现有的娱乐产品不爽和不满。当时就觉得现在的影视作品没有一个称之为经典的,我们就老想找一些比较经典的东西去弄,结果不满就变成了吐槽。一开始我们一直在模仿各种声音,这是把不同的影视片段,然后放在一块进行一些模仿。后来发现,模仿完全不够啊,必须要吐槽才可以。

当时我们就特别确定,反正我们也没打算拿它赚钱,既然有人出什么事,就想像佐罗一样,过去插两脚。后来甄嬛出来以后,新浪微博到现在为止转发破百万的时候,我们就惊讶了。包腾讯视频上我们的点击是2.7个亿,我们当时有挺奇怪,我们觉得是不是有人帮我们刷,然后还专门问了一下腾讯视频的人,腾讯视频第一个反应就是说,谁对你们那么好。我们后来想想,有道理。

再往下做的时候,我们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版权。我发现声音是我们的,剧本是我们的,画面不是我们的,这个就非常尴尬了,一帮人认为我们是盗版的。我们中间想到了一些方式,去尝试绕开版权这个话题。

第一个是在6月份的时候,就是舌尖特别火的那一阵,我拍了一个舌尖上的食堂。当天的点击是200多万。

第二个可能就是那种低幼的感觉吧。我们和动画和它结合了一下,做了这么一个东西,也是第一次上电影院,第一次淮秀帮在电影院出现,所以特别激动特别地美。

再往下走,我在北京成立了一个工作室,专门做这种创业短视频,绕(开)这些版权,自己做一些原创的东西。于是,我们就挑战了就变成了进步可视化。第一个是挑战了一下逐桢动画,第二个是挑战了一下拍摄,因为我们觉得拍摄片弄得很好玩;第三个就是说我们既然画了,也能拍了,那我们能不能把画和拍放在一块呢。我们这个是跟着拍走过去的,忙了好几个晚上,我觉得还不错,但是我们的整个创意还好,片子里一共用了两名配音员解决问题了。

现在我们又在做一个历史题材的网剧,正在策划中。人基本上已经全了,这个东西还是在欧美比较流行的,而且也经过了验证,正在处在一个项目融资的阶段,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在下面跟我聊。

第二部分 圆桌论坛

沙龙的第二部分为圆桌论坛,由刚才的两位演讲嘉宾及罗小黑仇致远、飞碟说魏轩、果壳网拇姬、搜狐视频王一和壹酷文化马李灵珊共同组成圆桌。虎嗅与他们深入探讨了科普跨界娱乐、营销渠道、盈利模式等多个议题,篇幅有限,在此仅给大家展示一部分。

嘉宾-罗小黑.JPG

科普的娱乐化

飞碟说魏轩:我们关注到一点,现在的年轻人有的时候并不是太主动地想去获取知识,因为知识有点儿太枯燥,我们的初衷其实跟我们飞碟的slogan一样,知识从未如此性感。我们打的这个“性感”这个点,其实就是想让我们的知识变得有趣、变得简单,同时也让它变得有态度,这样的视频才能够符合我们用户的价值观,同时我们也能跟用户取得一个比较好的联系。

果壳网拇姬: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自己非常明确,虽然果壳网这个品牌是做科学品牌的,但实际上我们在视频这个产品当中我们还是做娱乐的,这是视频这个介质本身决定的。所以我们在坚持科学主体的前提下尽量让我们的视频变得娱乐性强一些,比如说有可能的话尽量表现出我们主讲人的呆萌感、可吐槽感等等。

wangyi.jpg

延长生命周期

罗小黑仇志远:我们是从2011年3月第一期上线,到前天是刚刚更新了15集,累计是89分钟。说老实话,我之前一直觉得作为一个视频产品,如果不能够密集地更新或者不能够有限的占领大家的大屏幕、小屏幕,是特别低效率的一件事。但是我现在想开了,我们是以慢为卖点,生活这么快,大家脚步这么快,今年我们预计的计划就是2015年还有6集,然后也会有一些新的作品线更新。

我们既然更新这么慢,就可以适应当下视频口味的变化和趋势,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个优势。说到作品本身,虽然我们这个作品是从2011年开始,但是作者是在他初中的时候就开始构思,一直到现在才开始密集地输出,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可以伴随着观众的口味共同成长。

罗小黑.jpg

短视频之间的竞合关系

壹酷文化马李灵珊:现在网络短视频的业绩还是处于大家相对自嗨的状态,这个市场是需要所有人一起做起来的,我很希望为很多公司,互联网公司也好、传统品牌也好,跟传统视频的嫁接,把他们推荐到各种各样不同的平台,就是我们不要再只盯着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搜狐这些传统的几大平台,我们应该更多地考虑全网,把所有的流量都带过来,帮助大家的视频被更多人知道,包括在传统的媒体、现代的媒体去做大量的曝光,让更多的事件嫁接进来,我觉得这样才能把市场做大。因为今天的市场大家看起来可能已经很大了,但我仍然认为它是一个被低估的力量、被低估的市场。

有妖气不董:整个互联网的精神就是开放,在这个开放的过程中包括各自做各自专业领域的专业的事情,包括各自把不同的产品把握好等等。我们自己在做业务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跟传统行业的人聊,我发觉他们不认可你,他们不懂你,他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作品会有人来看,甚至有的时候他说这个片子有什么搞笑的等等。我说你不懂没关系,有人懂,包括我觉得台上的小伙伴们大家都是有共同的想法,我们觉得整个时代的未来是朝着我们希望的方向在前进,只是说我们是一群最早开始做这件事的人,同时面对整个行业各种各样的压力,包括我们这次做电影会说我们在动画界里面是一个奇葩,在青少年界里面是一个奇葩,只有在互联网不是奇葩。我相信现在的非主流就是将来的主流,这是我一直很坚信的一点。

马里.jpg

营销方式上的突破

壹酷文化马李灵珊:营销不就是为了作IP吗,把这个IP运营得更长,做得更大。对于大多数网络上原生的内容生产者来说,今天都会面对一个问题,今天我们这个行业的生产环境已经开始形成爆发。任何一个行业来说都会经历四个阶段的过程,第一个阶段是产生,开始有人做,慢慢地做的人越来越多。第二个就到了蔓延,把这个行业拓展,变成一个影响到社会方方面面的,让大多数人都开始意识到这个行业的力量。第三个阶段就是聚合,行业里面开始产生龙头公司,其他小的公司或者小的工作室就聚合在这些小的里面。第四个阶段就是货币化,大家都挣到钱了。

我们共同的判断都是今天中国的视频行业正好处于一个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过渡的阶段。你们都已经是“头部内容”了,就是在中国PGC的六七百个团队里面你们真的已经是TOP10、TOP20的团队了,剩下还有几百个甚至上千个团队,他们没有什么运营的能力,也不知道怎么去把自己的东西推出去、怎么和视频网站沟通合作。今天营销的点没有被满足,我觉得会在2015年迎来一个比较大的节点。

搜狐视频王一:现在和视频网站合作这一块主要是有两个方面,从短视频的角度来讲,第一个方面是所谓的PGC,就是说这个视频可以放到网上播,播完之后广告主,因为前面产生的广告收入在制作人和视频网站之间进行一个分成。第二种合作模式,假如说IP一下火了,那这个视频网站可以在这个IP里面继续投入,把它作为一个自己的制作内容。最好的例子就是优酷的“万万没想到”,其实刚刚不懂在演讲里也有说过,如果一个纯粹的IP,仅仅以“十万个冷笑话”为例,在开始的时候作为一个线上的动画的时候是极其难把它货币化的,因为首先广告主并不认这个品牌,而且视频网站也不会去掏钱买这个内容。所以一开始的情况就是大家去推广这个IP,让它变得所有的视频网站都有,大家都知道这个IP。

然后再说回合作这一点,从付帮主这一点,就是说我们所说的两种合作方式,一个是可以把视频放到搜狐来,我们可以分钱。另外一个,我们也愿意把各位变成我们的人才,也希望将来大家变成我们的才人,就是看到一个好的内容,放到我们这儿培育,我们来出钱,付帮主有的版权你搞不定,我们帮你来弄这版权,你来给我们培育,好吧?”

99.jpg

渠道和商业模式

有妖气不董:我觉得目前中国的问题在于商业模式类型还比较单一。这两年其实有一个很可喜的地方,就是至少有了一到两个行业内比较公认的出口,一个是电影,一个是游戏。电影其实是赌博,我们其实是这么想的,一个是没有机会,一个是可以赌一把,好歹赌一把也算是个事,总比没机会好。像游戏这边,在于你能不能让游戏认可,如果认可的话一般授权方面还是比较保险的,就不会存在赌博的风险。

我们觉得我们这些从业人员还有两点比较要坚持的,第一是坚持做这件事情,就是等待新的渠道和资源以及商业模式的成熟,第二个就是行业里面还需要有更多的企业作出一些不一样的商业模式出来,引领或者说引导大家往新的路上开发。

淮秀帮付博文我觉得未来一切东西都在被互联网颠覆掉,物流解决了出门的问题,像这种高速的网络解决了人们在家买东西的问题,你说电影非要说一定得在这个地方,不能在那个地方放映是不太可能的,比如说十万个冷笑话,在电影院这边还没下线呢,就已经在这边(电视)上线了。这种渠道出来以后你会发现它颠覆了以往我们说必须去哪里才能做一件事情的观念,原来我们是必须去电影院才能看电影,现在不是,线下直接看,直接付钱就搞定了,甚至我在家里的音响可能比在电影院的还要好。

我觉得互联网所谓的商业模式其实是统领一切的。商业模式也好、电影也好,这个内容在不同的渠道中以不同的方式呈现,有喜欢黑胶(音)的,也有喜欢看CD,也有喜欢MP3的,也有可能我就喜欢听发廊播的那个,那个音乐你说算不算渠道?算不算商业模式?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讨论这个,不如说让我的内容在不同的地方出现,只要这不同的地方把钱付了就行。

erceng.jpg

不知道大家看爽了没有?以上内容由虎嗅上道沙龙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发红包。虎嗅创业系列活动在年后还将继续推出,欢迎大家关注#上道沙龙#、#TOP DAY跟虎嗅上天台#。

虎嗅个人微信号huxiu302,欢迎勾搭,勾搭时注明工作背景(如创业者、营销人)哦

A- A+

Recommended article: Chomsky: We Are All – Fill in the Blank.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转载请注明:18克 » 看这些短酷党在虎嗅场子上产生了哪些噼里啪啦的化学反应?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关注移动互联网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