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交易额超2000亿的华强北,藏着怎样的创客教育经?

互联网 18kr 48℃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阿飞酱,编辑:东瓜


位于深圳的华强北商业区,有着“中国电子第一街”的美誉。它一年的交易额大约是2000亿元,相当于某些县级市一整年的GDP。但随着高新技术的不断发展,华强北也面临转型,智能创客就是方向之一。

因此,深圳的家长便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对少儿编程有着高认知度的家长,除了能在华强北买到最新的创客教育产品,还能带着孩子在这里淘到各种电子元器件,辅助编程学习。那么,少儿编程经历过2018年的资本火热,市场追捧之后,这些硬核家长对少儿编程的看法如何?而以中国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闻名世界的华强北,又藏着怎样的少儿编程经?

硬核家长的淘硬件宝地

目前,市面上的少儿编程主要分为软件编程和硬件编程。前者主要以Scratch作为编程语言,不同机构基于Scratch,推出大同小异的课程和产品进行教学。后者则通过机器人套件、Arduino等开源硬件的平台,来拼搭模块式的电子元件和传感器进行编程学习。

因此,“懂行”的家长会根据孩子自身的情况,帮他们选择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

罗金海曾是一名轮船机械工程师,现在是一名自然科学学习平台的创业者。他的儿子罗元翼今年10岁,从6岁就开始学习编程。去年12月的某个周日,罗元翼想买一款名叫Picoboard的拓展硬件,趁着圣诞假期在家里“捣鼓”。

显然,作为全世界电子元器件种类最齐全的集散地,华强北是最优的选择。在华强北,不仅各种元器件、传感器和套件的种类丰富,价格还便宜。比起动辄上千的机器人封装套件,一个百余元的元器件套件包括了舵机、多种传感器和面包板等多种材料,也能满足孩子的动手需求。

图为在华强北的罗元翼

罗元翼在学习编程之初,罗金海就给孩子买了市面上集成、封装程度比较高的智能硬件和机器人。但他发现,因为传感器和功能模块有限,小孩子对这类硬件很快就失去了兴趣。于是罗金海带着儿子来华强北,买更基础的部件,例如声音模块、温度传感器模块等。“买分散的电子元件可以自己组装,孩子能玩的更自由。”

程序员出身的黄震现在是一名律师,同样在周日的下午,他带着儿女来到华强北的赛格电子市场,逛了几圈后他并没有购买任何产品。黄震表示,目前儿子小磊刚开始学线上编程,对硬件的接触还比较少。但是趁着周末,他想来看看华强北看看,“等儿子再大一点,有动手需求的时候再给他买硬件。”

当被问及为何能发现华强北里的编程硬件时,罗金海和黄震都向芥末堆表示,他们本身是技术出身,而华强北作为知名的电子元器件集散地,他们“早有耳闻”。但是作为家长,他们都表示目前只能带着孩子“淘”硬件,并没有时间手把手带着孩子搭建硬件,学习编程。

华强北里的创客硬件生意

吸引罗金海和黄震这类家长前来的地方,位于华强北赛格大厦的二楼。这里是电子元器件、无人机航模和线材的专卖楼层。这里的卖家大多没有完整的店铺,长约2米,宽约1米的玻璃柜台是他们的大本营,以此形成“前店后厂”的销售模式,链接生产端和消费端。

陈姐在华强北卖了将近10年的电子元器件,在这个不大的柜台里,她逐渐感受到近几年STEAM教育的发展,“两三年前,开始有小学生来柜台买东西。我觉得很奇怪呀,他们为什么懂这些?连名字都叫得出。”陈姐表示。

陈姐透露,以前她主要是和老师、技术开发人员和来中国进货的外国人打交道。现如今,带着孩子来买硬件的家长也了她的客户群体之一。她甚至和一些家长交换了微信,建立了长期的联系。对家长顾客来买东西的时间,陈姐心里也逐渐了然于心。“一般都是暑假和周末来的多,现在是在学期期末,大人和小孩没这个时间和心思。”

张军也是从两三年前开始,感受到了少儿编程市场的火热,“当时我朋友圈里的极客们都开始发关于教育的内容,我就抓住了这个信息。”于是,他把市场迅速从受众较窄的极客市场,转向市场更宽阔的教育领域。

张军的柜台

随着电商的普及,华强北近年来受到的冲击不小。张军表示,几年前的华强北基本上都是人山人海,现在倒是清净了很多。的确,这个现象和芥末堆观察到的情况出入不大,周末本来是销售黄金时间,但是赛格广场二楼的顾客不超过10人。

张军无意识的转型却帮他赢得了一线生机。据他透露,华强北繁荣时期,很多柜台和他卖一样的电子元器件,但涉足教育的很少,“这一层就5、6家吧。”现在,这5、6家店还在,其他的柜台已经不知道换了几轮老板。

现在,张军的柜台几乎囊括了所有教育类硬件,包括电子元器件、各类传感器模块和集成套件。产品种类的齐全,也让他的柜台成了外国采购商眼中的香饽饽。张军介绍,在他的柜台,来自全世界的采购商都有,其中印度和日本的比较多,采购金额也较大,“单笔的最大销售额在百万左右。”

谈到未来的打算,张军表示,除了稳定线下的国外客户,他也要兼顾好线上的学校和学生用户。未来,他还希望能通过外贸渠道,走入海外的幼儿园市场,“幼儿园也会是一个趋势。”

中国电子第一街的转型之路

除了商家在电商和智能时代寻求转型,华强北的卖场也走上了转型之路。

华强电子世界成立于1998年,是位于华强北的大型电子专业连锁卖场之一。目前,华强电子世界共有三个卖场,总经营面积达12万平方米。2017年底,华强电子世界开始谋求转型,专门开辟了一个卖场,打造智能家居交易中心。

转型中的华强电子世界

谈及转型的初衷,华强电子世界企划部副总监吴赛锋告诉芥末堆,电子元器件、数码产品及配套、安防产品和LED曾是华强北的四大主营品类。尽管目前支柱品类电子元器件的总体情况良好,但是数码产品的市场萎缩却很明显,“以前卖场可能有二三十家都是卖数码产品的,现在只剩一两家。”因此,转型做智能家居,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弥补卖场在萎缩业务上的不足。

但这个尝试并非一蹴而就,智能家居中心的落地不能说成功,在健康电子交易中心的试水也未见成效,华强电子世界的转型仍在继续。

除了华强电子世界,华强北的其他卖场也在探索转型。吴赛锋介绍,华强北的华联发大厦此前曾转型做珠宝,最终以失败告终。明通数码城正在跨界卖化妆品,但吴赛锋也不看好其发展。而华强电子世界虽然坚定朝着人工智能方向转型,但是仍然没有找到比较好的出口。

而从更大的范围来看,智能硬件、创客中心或许会是华强北未来大的发展方向。据吴赛锋介绍,全球最大的孵化器之一的HAX,2013年就把总部搬到华强北,“ 听国外的创客介绍,在硅谷,把研发需要的元器件配齐,至少需要三个月时间。而在华强北,一天就可以搞定。”

以电子元器件为产业基础的华强北,正发挥着产业集群的优势,吸引着更多智能创客团队驻扎在此。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已经成为国家级众创空间和国家级智能硬件众创空间,持续孵化智能硬件。

而在更垂直的少儿编程领域,吴赛锋认为,未来少儿编程的市场空间会很大,而且目前很多少儿编程机构已经成长起来。但现在华强北里,专注于少儿编程硬件的商家还很少,“可能一层也就几家。”吴赛锋介绍说。

但目前华强电子世界并没有布局教育的打算,而是在观望其他出口。相比走在市场最前沿的商家,大型卖场追赶市场的步伐却显得有些滞后。在华强北的街头巷尾,盘旋的无人机、各式各样的儿童机器人随处可见,虽说还未构成体系,但散落在各处的商家,未来也可能成为燎原之势,让教育硬件成为华强北的特色之一。

毕竟,华强北之所以能成为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晴雨表和风向标,依靠的就是这些市场嗅觉灵敏极高的“柜台卖家”。既然已经在谋求智能硬件和创客方向的转型,商家和家长也开始撬动这里的教育需求,华强北为什么要对一片教育蓝海说不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jiemoedu),作者:阿飞酱,编辑:东瓜,芥末堆注:文中的张军为化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芥末堆网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6033.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转载请注明:18克 » 年交易额超2000亿的华强北,藏着怎样的创客教育经?

喜欢 (0)

关注移动互联网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