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资管:A股仍有较大上升空间,中国不会重新加杠杆

互联网 18kr 356℃

摩根资管朱超平认为,A股市场经过短期上涨后是需要冷静的,但上涨动能仍在,利好政策叠加流动性上升引发的市场乐观情绪等因素均有助于市场估值提升。,

在市场人士纷纷担忧中国经济之时,摩根资产管理公司表达了不一样的看法。

在周三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摩根资管环球市场策略师朱超平表示,虽然去年中国GDP增长率前高后低,但基本和长期潜在增长率基本一致,并没有大幅低于总体的趋势,也没有进入通缩,经济整体上依然比较稳定。

朱超平还对A股抱有看涨立场。他称,尽管股市经过短期上涨后需要冷静,证监会对于配资的表态也令之前被杠杆推高的市场涨势放缓,但A股的上涨动能还在。

就在朱超平发表看多观点之前几个小时,摩根士丹利宣布将2019年沪深300指数的目标点位上调至4300点,这意味着他们相信该指数还能上涨17%。

对于中国推出的减税和大规模基建投资等动作,朱超平认为,从资产负债率的角度看,中国政府能够动用的资源或者继续加杠杆的空间越来越小。至于何时达到极限,则取决于长期改革的进展,特别是国企改革。

针对市场热议的美国经济衰退概率问题,摩根资管亚太区首席市场策略师许长泰认为,2019年乃至2020年上半年美国爆发经济衰退的风险并不高,2020年、2021年这个风险可能会逐步上升。

依然看好中国经济,A股上涨动能仍在

朱超平认为,A股市场经过短期上涨后是需要冷静的,证监会对于配资的表态也令之前被杠杆推高的市场涨势放缓,但是上涨动能还在,仍有较大上升空间。

他解释说,贸易摩擦暂缓加上国内的稳增长政策,企业的资金压力缓解,盈利增长有望企稳。如果能推出进一步减税政策,则可能看到盈利增长加速。另外,市场上的流动性上升也使得投资者变得更加乐观。这些都有助于提升市场估值。

现在的关键是:不要有太多投机和加杠杆的炒作,以免造成短期估值上升太快,从而引起泡沫。

如果要说下行风险的话,“基本就是预期的问题,减税不及预期(以及当前备受关注的热点)等问题都可能引起股市下行。”朱超平补充道。

对于昨日易会满首次以证监会主席发表公开讲话,朱超平认为:“尊重市场规则,同时监管方面不会放松,说的很到位。”

同时,他对中国经济依然有信心:

虽然去年中国GDP增长率前高后低,在四季度有一个6.4的较低水平,但基本上还是和长期潜在增长率基本一致,我们的增长率并没有大幅低于总体的趋势,也没有进入通缩,经济整体的情况还是比较稳定。

与此同时,服务业的增长起到了一个托底稳定的作用。问题主要出现在制造业这一块,可能投资下行加上去杠杆的压力,导致一些中小企业、民营企业遇到了一些问题。

至于大家热议的消费降级,在朱超平看来,这并不是说真的缩减消费开支,“可能大多数人还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收入水平有下降,但是他会对未来有可能出现的一些困难做好一些准备。因此我们看到消费有下行。”

在政策方面,朱超平表示,在去年7月政治局会议提出六个稳定的时候开始反应出来决策层已经有政策转向的意图。但从7月份到10月份之间,有可能这个政策转向完成的并不是那么彻底,或者说力度还不够。所以到了12月份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进一步强调稳增长。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看到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是从紧缩逐渐转向宽松。

当前的挑战在于,“中长期贷款还面临一定的压力。如果真的需要放松跟驱动整体投资的增长,还需要观察中长期贷款能不能有更快速的增长。”朱超平说。

中国在重新加杠杆吗?

去年实施的减税,以及政策支持的基建投资,都引发了一个疑问:这可能导致政府债务继续上升,而在去杠杆达到了阶段性成果之际,这可能刺激市场猜测是否政府或者企业会重新增加杠杆。

对此,朱超平的答案是否定的。

他称,比较重要的一点是:中国和美国不一样。美国联邦政府现在有22万亿的债务,但几乎没有资产。而中国的政府有差不多60万亿的债务,总资产则超过100万亿,有大量的净资产,可以用来继续支持在财政上的一些动作。

如果看资产和负债的比例,在2010年负债率可能40%不到,到了2015年已经超过50%,现在可能更高一些。

这就说明政府能够动用的资源或者继续加杠杆来稳经济的空间越来越小。至于什么时间会达到极限,这就取决于长期改革的进展,特别是国有企业方面的改革。

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发生分歧

根据许长泰的分析,全球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正走向分歧之路。具体来说,美联储将继续加息,但可能放慢脚步;中国正在放松货币政策;欧洲和日本很可能按兵不动。

许长泰预计,今年美联储可能加息1-2次,特别是在下半年。“当逐步接近中性利率的时候,美联储的升息步伐可能会稍微放慢。”

而与往年稍微有所不同的是,“比起以往他们对于经济数据的敏感,现在美联储对市场的敏感度是有所提升的。”

在欧洲和日本,由于他们的经济还在下行,通货膨胀的目标尚未达到,因此主要央行除了美国之外加息的空间非常有限。

美国今年发生经济衰退的风险不高

许长泰表示,2019年整体上来看,全球经济增长还是能够维持长期平均增长率的,美国衰退的风险并不高。

我们有问过客户如何看待美国进入衰退的时间点,大部分客户都觉得,2019年美国经济进入衰退的风险并不高,2020、2021这个风险可能会逐步上升。

他补充说,包括消费开支、汽车销售、劳动力市场等一系列的经济数据都表明,未来6-12个月,美国经济进入衰退的风险还是相对比较低。

除此之外,摩根资管还谈到了货币政策与经济衰退的关系。许长泰称,以往有很多的经济衰退是因为通货膨胀升温,央行要加息为通货膨胀降温,使经济增长明显的放慢。

“不论是去年还是今年1月份的会议,或者主席鲍威尔的最新国会报告,我们都看到美联储愿意采取一个所谓有耐心的政治方向。这代表着过去两年可以说是一季一升的利率逐步接近2.8%,美联储自己预测利率在中性水平应有的水平。”他这样说。

从历史经验来看,美国债务也是助推经济衰退的因素之一。在摩根资管看来,当前债务问题并不严重,并不足以引发经济衰退。

许长泰从家庭和企业两个方面分析了美国债务问题。他称,现在家庭负债非常低,比起08年09年是明显下降的,同时家庭的资产在过去十年间明显攀升,因此家庭部门的资产负债表相对健康。虽然企业负债升高到了09年、09面的高位,但低利率环境叠加企业盈利表现较强,这些都可以避免短期内因债务过多而使得投资或者企业开支大幅下滑,从而引发经济衰退。

2019年乃至2020年上半年发生经济衰退的风险还算是可控。”许长泰强调。

美元今年的下行风险更高

从理论上来说,美元之前升到了偏高偏贵的位置,加上美国的双赤字,即财政和经常账户赤字,多方面因素来看其实美元去年应该要贬值。但实际上美元指数去年大幅升值4.5%,较去年2月初创下的88年高位累计涨幅更是超过9%。

这是为何?许长泰认为,主要是比起欧洲和日本,美国的利率还是偏高的,这个利差对美元相对有利。

但这种升值态势不太可能延续到2019年。他解释称,如果美联储加息的步伐在今年放慢,那么,去年支持美元走高的重要力量就会减弱,因此,“我们相信美元再往上涨的空间相对有限,反而下行的风险比较明显,特别是对于一些新兴市场货币而言,美元贬值的风险更大一些。”

正因如此,许长泰认为,美元下行风险创造出了一个非常有利于新兴市场资产的环境。

市场震荡增加无法避免

许长泰认为,在未来的2-3年,市场的振荡会逐步的增加,这是无可避免的。“我们相信,投资者对于经济数据与下行风险会更加的敏感。”

不过,这并不完全是坏事。许长泰称:

市场调整为投资者带来一个新的投资契机或者是切入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设定投资组合的时候提到灵活配置,主要原因是因为市场有时候可能会过度悲观。其实这个过度悲观的环境里如果经济数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差,反而是一个投资的好机会。

至于投资机会具体集中在哪些资产,许长泰表示,他们相信高收益股票包括亚洲股票,或者是一些高收益的企业债,新兴市场债券这些能够达到投资者寻找收益的目标。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

转载请注明:18克 » 摩根资管:A股仍有较大上升空间,中国不会重新加杠杆

喜欢 (0)

关注移动互联网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