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已问灵魂,鹅厂新立家风

移动互联网 18kr 19℃

李根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阿联酋AI大会上,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集团市场与全球品牌主席刘胜义,讲了一件中国小事。

这是一个AI打拐寻亲的故事。短片中,一边是一张3岁被拐的小朋友照片,另一边是苦苦找寻十年的父母。最后他们在腾讯“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的帮助下10年后团聚。

坦白讲,这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背景,但对于偷窃都会被处以“剁手”之刑的迪拜,满堂掌声背后的共鸣感,不在意料之内。

同样意料之外的是刘胜义的整个演讲。在中东国度,在AI主题大会现场,AI带来的善,AI带来的人类未来挑战,是他全部的主题。

在过去,腾讯处处务实的形象深入人心,但这一次,刘胜义没有谈论研发和产品,没有宣扬中国科技巨头的AI布局。

他讲的话题务虚,感情真挚,他说是时候更关注AI带来的可持续发展挑战,也是时候更在意科技和AI是否能够持续造福和向善。

我问他为什么。

刘胜义讲起两周前的一场腾讯总办会议。

△刘胜义

腾讯灵魂之问

总办会议,腾讯的最高级别管理团队会议。

不同以往,这次他们专门找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北大教授参与交流和引导讨论,希望务虚求实地思考,接下来的腾讯发展及未来。

于是有了北大教授之问:腾讯的灵魂是什么?

刘胜义回忆说,“一个问题,讨论了4小时。”

其实不是没有答案。腾讯的使命愿景,早在20年前写下,要做一家最值得尊敬的互联网公司

但腾讯的灵魂是什么?是要在更长远的将来,告诉一代代新加入腾讯的员工,腾讯是什么,做什么,去向何方。

有人说,现在的腾讯使命愿景,实际已在延伸,我们正在不断利用善的科技力量、互联网力量,让人类的生活质量更高更好。

但也有提问——“旗帜鲜明把‘善’提出来,现在是不是时候?”

他的顾虑并非毫无缘由。

科技向善,本就是宏观和务虚的大命题,而且对于中国科技互联网公司来说,想要旗帜鲜明亮出“善”的招牌,树太大,风不小。

而且AI向前,带来的产业连接和分工边界,愈加模糊。即便如最初打出“不作恶”的Google,现在也在不断淡化。

更何况腾讯想要打出的“善”,远比“恶”要难定义很多。

到最后,马化腾发言,他说当年把“受人尊敬”写进公司愿景,甚至连“之一”都没加,20年来饱受考验、摸爬滚打,离不开愿景使命的指引。

现在如果不谈“善”, 不能让每一个腾讯人都相信“科技向善”,就会变得麻烦。

这自然也是面向未来的考量。

家风家教

刘胜义说那天他很激动,他回想起自己的腾讯生涯,想到如果再过20年,该让后继者们感知他们曾经为何奋斗。

“我已经在腾讯工作了13年,最宝贵的人生都奉献于此,而放眼腾讯过去20年,我们一直在织网、连接,搬运,但现在是时候把更大的梦想亮出来了。”

刘胜义说,我们得去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有一天腾讯没有了我们,那时候我们会给腾讯留下什么?我们需要一个很重要的遗产,这个遗产就是回答腾讯的灵魂。”

再后来,那天的讨论变得愈加热烈,但越来越接近共识。

腾讯的灵魂是什么?

经历那天讨论后,腾讯总办给出回答:“我们认为灵魂不该只是在谈产品体验、用户体验,而是要关注——用户体验最终服务于什么?”

答案是:科技向善。

刘胜义解释,如果没有把科技向善现在就作为指导,帮助那些刚入职的22岁年轻人理解背后意义,可能无法最大化聚集善的力量。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将此比喻为家教家风

他说如果现在不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如果他们不做,那又有谁?

但,一切是时候了吗?

原则与行动

在迪拜AI大会的演讲,不是刘胜义和腾讯第一次亮出“科技向善”主题。

在去年1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残疾人日现场,在今年3月第一届联合国人工智能峰会现场,以及在今年两会提案里,腾讯都把“科技向善”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与AI的狂飙突进有关。深度学习带动新一轮突破以来,AI变革前所未有,影响的行业和覆盖的范围,也前所未有。

腾讯上下,都在感知到潮水涌动方向。

鹅厂当然有技术研发布局,比如AI实验室设立到优图为主的视觉研发平台推出。

也有产品和行业影响,比如医疗AI推进到腾讯觅影落地。

但任宇昕、刘胜义等腾讯高层,认为还不够。

从联合国的发言,到把科技向善分条列章带到两会,核心只有一个:设立发展原则,避免潜在危机。

放眼全球,腾讯的顾虑并不孤单。公司如谷歌,组织机构如Partnership on AI,以及李飞飞牵头发起的斯坦福以人为本AI研究院,都在试图在技术发轫阶段,就制定发展准则,划定发展路线。

但也一直不乏反对的声音。

毕竟新技术新生事物,方兴未艾,过早拿出条条框框,很可能会制约其发展创新。

腾讯内部,实际也为此讨论过。但刘胜义给出的回答认为,原则和技术发展,不是非此即彼的对立,是并列共生的关系。

他拿航空业的发展比喻,认为在过去一百多年的发展中,如果不是原则法规紧跟技术发展,航空业早已消失在历史巨轮中。

他说腾讯内部,讨论过太早定义规矩和影响创新的顾虑。

但通常被忽视的,可能是规则是否定义得当本身。

未雨绸缪、有序制定发展规范,可能反而助于一个巨大潜能领域的更健康发展。

而且之所以现在就得谈“科技向善”,还有对AI影响判断的原因。

腾讯内部认定,AI带来的变革,不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这样的浪潮,而会是工业革命一样的深度和广度。

AI不止于它自己的产业本身,而是第一次把世界所有通道紧密相联系,因为背后有全球统一的共性:数据。

刘胜义感慨,这是一个数据文明的前夕,没有任何一个产业、没有任何一个国度,甚至没有任何一个文明,能够离开AI的巨大推动力。

所以正是因为影响足够大,现在就要谈论更宏观更人文的命题。

也正是因为影响足够远,现在不行动,恐怕就晚了。

向虚就实

在腾讯,虽然明确把务虚的“科技向善”提出是最近,但小步快跑快速迭代,已经在实际业务中展开。

这几年里,腾讯医疗健康领域的声势格外响亮。“会救命的AI”不断成为腾讯对外传递的新形象。

2018年7月推出的首款AI医学影像产品“腾讯觅影”,已累计辅助医生阅读医学影像超1亿张,服务超百万患者,提示高风险病变15万例,对结直肠息肉的实时定位准确率达到96.93%,腺癌确率达到97.20%。

医疗AI还在帕金森等诊治中发挥作用,打破医疗资源的分布不均。

另一件尝试则更彰显使命和耐心。

去年年末,腾讯AI传出的一则新进展,让很多鹅厂关注者摸不着头脑。因为这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农业尝试。

历时半年时间,腾讯在荷兰瓦赫宁根大学(WUR)主办的国际人工智能温室种植大赛(Autonomous Greenhouse Challenge)中,腾讯AI Lab与农业专家组成的iGrow队,在产量及资源利用率中以总分第二名种出“AI黄瓜”,产量是人类农业专家的5倍以上。

包括在迪拜现场,刘胜义介绍该项目时,很多中国面孔也忍俊不禁。

但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说得明确,AI种黄瓜,并非只是个例孤例,而是想展现出在食物、能源和水资源等地球级挑战上,人工智能的出现提供了创新解决思路。

在现场演讲最后,刘胜义更加强调面向未来的挑战,他金句频出,说在“人类可持续发展”这件事上,没有 Plan B(备选计划),因为永远不会有第二个Planet B(备选地球)。

There is no Plan B here, as there was never a Planet B to begin with.

在采访结束,媒体都觉得腾讯正在展现不一样一面。

在AI冲击之下,不同公司给出不同应对之策,但腾讯将问题放在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上。

在腾讯20周年的时候,当时内部最大的变革是产业互联网的提出,组织架构调整和CSIG事业群的建立。

但现在看,腾讯的掌舵者们思考远不止如此。

他们面向的不仅是AI带来的未来,也是他们这些创建者交接棒之后的未来。

如果腾讯是一个家族,他们要在现在明确家教家风。如果腾讯是一所大学,他们要在现在筹划校训理念。

创建者们要留下的,是腾讯的《独立宣言》,是给后辈可以持续发展的基石,也是保证公司航道不偏不倚的至简大道。

腾讯从何而来,腾讯因何壮大,腾讯往往何处去?

一个重要的信号是,马化腾已多次提及,科技向善(Tech for Good)。

我问刘胜义,这样的flag,太高太伟岸,易于成为靶子,腾讯总办就没有这样的担忧?

刘胜义告诉我马化腾的回答:立不立都会被当靶子,现在已到不能不亮出态度的时候。

— 完 —

诚挚招聘

量子位正在招募编辑/记者,工作地点在北京中关村。期待有才气、有热情的同学加入我们!相关细节,请在量子位公众号(QbitAI)对话界面,回复“招聘”两个字。

量子位 QbitAI · 头条号签约作者

վ’ᴗ’ ի 追踪AI技术和产品新动态

转载请注明:18克 » 腾讯已问灵魂,鹅厂新立家风

喜欢 (0)

关注移动互联网

联系我们